柴可

X文写手
冷cp爱好者
拖延症晚期

【男神 x 你】是车吗(一)

假车

两个小脑洞

【阎王 x 孤魂】

       “……你喝孟婆汤了?”眼前的人披着黑色华服,白皙到近乎透明的脸庞让你有些恍惚,他的语气有些不悦。

      “是啊”你察觉他逐渐升起的愠色有些心虚“我看前面那些人也都喝的,怎么了……”

      “无事”他转身,示意你跟上。真是个奇怪的人。

      “转世的入口不在这边啊”火红的嫁衣拖在湿漉漉的石阶上,在黑白的世界中刺眼的跳动着。你并不知道为什么死前会穿这衣服,不过就算想知道也没办法了。轮回的方向被烙刻在灵魂深处,你发觉自己偏离了既定的轨道。

      “我们要去哪啊”你们路过满地黑色的蔓珠华沙,阴森的树林通往宏伟的宫殿。你停在原地,内心的焦躁一点点扩大,灵魂漂浮在虚空中,仿佛下一秒就要被吞噬。

      手腕突然被紧紧勒住。真冷,你低头看到他修长的手指。奇怪,鬼也会感觉到冷吗。

      “你上辈子有罪,暂时不能轮回”

      “什么……那,那我什么时候才能走”外力的牵引将你牢牢禁锢。陌生的恐惧由冷风渗进骨髓。

      我被判罪了吗。我做错什么了。我会死吗。不对,我已经死了。你不知道为什么害怕,你想反驳,想辩解,面对空白的记忆,又不知如何开口。

      “放心,惩罚结束后,你就可以进入新的轮回”空洞深黑的瞳孔一闪而过的阴翳。

      “那,那我可以请求从轻发落么,我有点怕疼,不行也没关系的,我会……”他可能是这里的判官,负责将罪恶的人领去接受应有的处罚。

      “可以”冰凉的手摸了摸你的头顶。哎?原来判官这么好说话的吗。

      光滑的冰块紧贴着肌肤,硌地有些疼痛,四周挥发的寒气弥漫在空中,视野变得模糊。

     奇怪,明明周身都是坚冰,为什么感觉不到寒冷呢。

     滚烫的汗珠使身下的冰块微微融化,黏腻在露出的手臂上。庄严的黑色华服与鲜红的嫁衣缠绕融合,炙热的呼吸喷洒耳迹。

      熟悉的暖流在身体一处处炸开,雾气迷蒙中他的嘴唇张合,沉沉浮浮的意识只能让你听到最后的一声感叹。

    
           -----给了你九世轮回,现在我要收取报酬了

     

【捉妖师 x 狐狸】

      “喂,臭道士,你有完没完”贴着符纸的绳索捆得你有些难受,平时威风惯了,法术被封锁的不安让你有些烦躁。

      “我不是道士,我是捉妖师”看上去刚及弱冠的少年小心翼翼地提着你后颈,像对待家中温顺撒娇的猫咪。

      “哼,那又有什么区别,偷偷摸摸跟了我这么多天,最后还使那些下三滥的招数,早知道我就把你吃了”

      “我没跟你,是你自己不小心,你这样迟早被抓的”白嫩的耳尖染上薄红。哼,撒谎还脸红小屁孩。

      “那你抓我干嘛,姑奶奶安分得很,可没有祸害人间”祸害人间也不告诉你。

      “你,你,你吸食别人精气”他一边结巴一边快速嚷嚷。

      哈?你想了想自己这三百年的所作所为,除了每天偷吃村民的一只鸡,好像你也没干啥坏事啊。

      等等,这小屁孩有点眼熟啊。难不成是前两年那个?的确,你当初在森林深处看见一个小道士,都怪他吃烤鸡引诱你,你趁他修为不深化为人形,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抢过了他嘴里的肉,没办法,来得晚只剩最后一口了。可是你记得你只是伸了舌头,没有咬到他啊,干嘛这么斤斤计较。

      “你话本看多了吧,我想吸还不会呢”看来他功力长进不少。悬在半空的滋味并不好受,但你没有挣扎。

      “你吸了,我都,我都看到了的,反正你被我抓了,你要跟我回去”你刚想拒绝就被他一把抱在怀里,粉嫩的鼻头撞在坚实的胸膛。嘶,真尼玛疼,看我回去不吃了他。
     
       你已经在这个小破屋待了一年了,虽然每天两只烤鸡的待遇不错,但是堂堂狐妖是那么容易被圈养的吗。然而当你想逃跑时,发现门口被下了禁制。

       哼,卑鄙小人。于是你趁着他白天捉妖偷偷练功,当然,你还把他的屋子全部搜过一遍了,发现了藏在床底的那本狐妖和书生的故事。唉,世风日下,人心不古啊。

      妖艳的白衣女子压在青涩的少年上,身后多出的长尾随着起伏时而蜷缩时而伸展。

      “我要走了”你看着他微微皱起的眉头,在他没反应过来时咬住敞开的肩膀。

      尖厉的犬齿陷入皮肤,你满意的舔过流出的血迹,感受到少年紧绷的肌肉。

      “嗯……臭道士……不是精气很多吗,还想……哈……还想养狐狸?吸……吸死你……”
    

         ---我该告诉她门口是最简单的结界,外面还有九道吗
     

评论(2)

热度(76)